热门搜索:

魔法世界的秘奥转换成科学范畴的语言丝毫无损令人瞠目的威力与结

时间:2019-01-01 20:10 文章来源:互联网

  连续4颗迫击炮弹炸在距离两挺重机枪不过十五米的地方,炸得几名射手纷纷就地卧倒躲避的同时,旧关主阵地的后方又飞来超过8颗迫击炮弹,直接落在还在发呆的旧关之下的4挺重机枪阵地上。
 
    剧烈的爆炸直接将2挺重机枪炸成了麻花的同时,还将六名射手弹药手炸上了天。
 
    不过,相对于山上再度绽放出的六朵可怕的焰火,令冈崎正一中佐浑身冰冷的绝望的是,他的猜想是对的。
 
    虽然他并不希望自己的预测有那么准。
 
    身后数里外,传来了令他无比绝望的枪炮声。
 
    中国人,竟然还派兵抄了他的后路。
 
    虽然,背后3里外的阵地上还有他曾经认为可以抵挡中国人两个营的100帝国勇士,但这个时候,他已经不再抱有幻想。
 
    好歹,冈崎正一还有机会僵立在那里在头脑中翻腾着绝望。他们,却是在炮弹剧烈的爆炸下头脑一片空白。
 
    短短的十秒后,又是6颗炮弹在山顶炸响。这次,可是扎扎实实地6颗。整个山顶都被气浪所覆盖。
 
    从来,战壕都不是躲避炮击的最好去处,要不然要防炮洞搞毛线?虽然那已经是日军所能找到的最好地方了。
 
    一旦有炮弹在战壕里爆炸,不光是那一段十几米的人要倒霉,疯狂的气浪顺着战壕的两端狂飙,才是最恐怖的事。
 
    得不到喘息机会的血肉之躯持续爆发**极限之上的力量抗衡人造生命——这种局面具有相当的不确定性和不可持续性,李拿度是否拥有比李林更强的耐力?答案显然不是朝向人类们的那一个。
 
    攻势固然被遏制,战术选择、灵活性和战场主导权依然在李林的掌握之下。李林的优势不可动摇,人类们的败北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若一开始就散布那东西,或者振翼飞上高空用舰炮级粒子炮覆盖,战斗将会很快迎来终结。可是难得的实战测试——与人类高端战力交战。收集数据的计划就无法得到执行。
 
    从预期而至的直刺轨迹上滑开,抓住男人露出讶异的间隙拉开间距。6枚fau从红光流转的死之翼上分离,供其于空气中漂浮推进的闪光点然之后,艳丽晶羽直冲向上空,少年的背翼凝聚起危险的光粒子加速涡流,蕴含强大力量的光芒激烈闪烁起来。
 
    否定消耗战提案,现阶段战力足以解决全部目标,延长作战时间无意义。
 
    人类的最高端战力不过如此。已不值得继续浪费时间在他们身上。笃定速战速决的策略,亚光速的扩散粒子束涌向少年背后的天空,经过fau折射的光带再次击向地面上正不断编织起攻击术式追击李林的女魔法师。
 
    哪怕没有直接命中,封锁住伊丽丝前后左右一切退路的光轴散出的些许能量微粒也会在钢铁上开出恐怖的窟窿。不可能抢在粒子束之前从射击轴线上脱离的女人眼睁睁看着毁灭之光刺眼到吞没周边的风景。没有准备的迎接死神即将回落的镰刀。
 
    人类无法比扩散粒子炮快一步,闪电却可以。
 
    从天而降的落雷将死亡的阴影劈给粉碎,龙形的雷光筑起偏转光轴的电磁屏障,扭曲了弹道的光轴被弹向周围几栋房屋,洋溢乡村风情的小屋转眼被化成无法判断原型的熔岩爆发口。喷发出爆炸的火焰。
 
    “亲爱的!”
 
    死里逃生的伊丽丝无暇宽心和顾虑形象的呼喊,更强大的能量风暴——匹敌击碎结界障壁那一击的庞大力量聚集了起来。不用眼睛去观察环状的闪电火光,仅需从灼热刺痛的肌肤和狂跳不止的心脏就能领会到即将降下怎样的破灭之锤。
 
    目标锁定,以扫射模式进行排除。
 
    与伊丽丝出现破绽空挡的魔法弹幕脱离接触。接受新指令的fau聚集到一起,与形同母体的少年一起悬浮空中。晶翼排列成以李林为中心的交错双环。沿双星轨道高速运转的组合攻击模式冒出一瞬的带电火花后,劈开大气的粉红色光刃对套上锁定红圈的目标——持盾牌、刀剑、弓弩、短斧反抗的生物展开致命扫荡。
 
    修正输出功率。延长照射时间至5秒的粒子束相比增加出力的扩散粒子炮有着截然不同的破坏效果。李拿度只来得及送出一道闪电自保,将杀到眼前的光剑从身前的致命路径上偏移,持续发射的双星环偏移射击位,不在李拿度身上浪费半点时光的光束火线一同随之偏转,更加剧烈的破坏随着光剑的快速移动蔓延扩散。
 
    做圆周扇形轨迹扫射的光带在目击者的视网膜上残留下形状艳丽的扇形光膜,横扫过大地,将一切触及之物——追加的冰箭、火球突击,障壁防御,用手中一切可用的武器支援李拿度的战士们——不分彼此的焚烧殆尽。
 
    不曾装备对粒子束防御的装置,也没有雷电魔法的加护。甚至眼前这道妖异光芒究竟是什么也不知道,光的洪流中人形熔解溃散,痛苦和悲鸣都来不及感应的刹那,同伴们惨遭焚杀,分不清是烤肉还是蒸肉的恶臭裹在暴风中四处飘逸。
 
    “你这家伙伙伙伙伙伙伙伙伙伙伙伙——”
 
    泣血断肠的怒吼中,银白色铠甲踢碎地狱业火烧灼的地狱,在空气中留下耀眼光芒后,无翅大鸟般的银影从两把超长光剑的夹杀之中疾驰而过,调转方向准备将跳过死亡关口的人类自腰身劈开焚化的光带再度逼来。身处空中难以转身及回避的男人无惧毁灭的雷光,比光剑更抢先一步对着眼前无动于衷的面孔挥下发出耀眼夺目光芒的迪兰达尔。
 
    雷之龙嘶吼出暴怒的咆哮,至今距离的直击命中诱爆了5枚fau,没了持续的能源供给,释放出高热与冲击波的光剑以毫厘之差从骑士的腰侧熄灭,受爆风摆布的身体坠向地面的颠簸中,透过被汗水和沙尘迷住的眼,李拿度看见了——
 
    将世界和众生置于脚下睥睨嘲弄的傲慢之姿,此刻没有之前的揶揄,无表情的脸上完全找不到动摇和踌躇,对自己陡然陷入劣势仿佛没有任何疑问。
 
    “伊丽丝!”
 
    释放出浮游和暴风的术式让自己从烤焦头发、烧灼皮肤的炎风中脱离,从即将发动的术式波及范围中脱离。李拿度呼唤着妻子的名字,发出动手的信号。
 
    “飞翔天空的异物,赋予汝大地牢笼之定义!”
 
    悠长的咒文从舌尖上翩翩舞出,翱翔天空的晶莹凶翼笔直的从空中落下,坠入凡人站立的地面。烟尘从坠落之地中心的坑底与巨响一道腾起远远飘走,肆虐天空的魔影非自愿的沉入地面难以脱身。
 
    重力场发生异常,确认本体及联动武装被附着变化系定义魔法。
 
    自身体各处和同样陷入地面的fau的数据反馈回无间断运作的脑髓,高运作的判断分析回路得出正确之至,也令一切学习魔法之士深深敬畏恐惧的结论。
 
    变化系魔法本质上乃是对玛那输入定义的术式段落,随后发生现象的魔法。和强化系、操作系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对**直接产生作用这一点上。即便是有,也是通过亚操作系的炼金术将咒文术式内置于默契防具之内,以秘银为媒体产生辅助作用。
 
    一般情况的确是如此没错,但是伊丽丝.达尔克——魔法师最上层小圈子为之加冕炎葬魔女威名的稀世魔法女杰,独创出了独一无二的定义型术式,将不可见的世界构成要素直接作用实体化,然后加诸物体对象的强力术式从她的手中诞生。
 
    醉心于魔法研究的伊丽丝十分清楚将自然秩序作用于人体的术式有何等的威力,流传扩散开来之后会造成何等恶劣的影响。长久以来只是将之雪藏在记忆深处,知道眼下关乎世界的未来和自己、挚爱、至亲、同伴的性命攸关之际,才施展出大地牢笼的术式,以世界对万物最基本的吸引力限制住李林的行动。
 
    检测结果为承受至少50倍重力。
 
    魔法世界的秘奥转换成科学范畴的语言,丝毫无损令人瞠目的威力与结论。
 
    50倍重力。李林除去从体内衍生出来各种武器的净重由67公斤暴增至3.35吨,飘逸的黑发笔直垂向地面,宛如黑色红树丛,原本随风物的外衣与颈间装饰的领绳亦化作沉重刑具勒住皮肉、压迫身体。那些原本活跃的fau也被无形之网罩住,静躺在地面一动不动。被伊丽丝通过魔力杠杆加诸全身的50倍重力强场虽未能当场压碎李林,但沉重的无形牢笼确实封锁住了黑发少年的一切行动。
 
    第一次,战场出现了数秒的宁静。
 
    “就是现在!快!”
 
    能动弹的战士们在李拿度的吼声中回过神来,将一切可投掷、发射的武器投向双足深陷土中没有任何动作的李林。尽管死之翼持续张开多面体光束护臂拦下凡人们的密集物理攻击,但触及光盾之物被术式自动追加的50倍重力所产生的打击力还是让神色依然的少年更加沉入地表,在苍蝇般的骚扰攻击中,松软的大地已吞没至其腰腹位置。
 
    身处如此险境,少年优雅的面孔上依然是让人难以直视的冷漠。一字型不动的唇线没有吐出一丝的嗟叹、怨愤、焦躁、哀嚎,身处与任何地方、任何环境下都不会改变,摒弃一切情感的端正面孔静溢的、诡异的仰望天空。
 
    <B>⑴ ⑶&#56;看&#26360;網</B><b>http://www.13800100.com/ 文字首发无弹窗</b>.
------------
 
7.不会动摇的真实(五)
 
    何其不详,何其傲慢。
 
    哪怕是处于不利境地,存在于那里的视线依然没有慌乱和仰望,唯有继续如故的睥睨。
 
    李拿度坚强的心智随着向坑中观察的视线撞上李林欠缺起伏变化,对周遭一切都不会产生反应的面孔发出厌恶的感叹。发现那双处于地面之下依然犹如俯瞰的红瞳里正映衬出遥远的青空,圣骑士偏离的思维猛醒过来。
 
    “伊丽丝!他已经发现了,快发动!!”
 
    咽下【卑劣】和【怯懦】的自责,为自己带上【人类必须脱离路标,生存下去】的免罪符。红瞳中的深邃虚无烙印于灵魂上的焦痕让李拿度大叫起来,那声音简直――
 
    像发现近在咫尺的猛兽把吐息碰到脸上的孩童不顾一切所发出的绝叫。
 
    “限定术式【陨落冰晶】!追加定义魔弹,击毁被大地之力束缚的魔物!!”
 
    急促婉转的吟唱声中,解了恨似地,也如害怕似地,围住李林的人类们撤去了包围。
 
    陷入坑中的李林依然保持着诡异的安静,无从分辨是愚钝还是单纯的脸对准天空。投掷在周遭的兵器和骂骂咧咧撤离的人类似乎自始至终都不曾纳入其关注的范围之内,深邃无底的红瞳只是远眺着青空的彼端。
 
    人类和他们打造掷出的兵刃不能对李林构成威胁,50倍的重力也无法摧毁这具肉身,女魔法师在肉眼所及之外展开的大手笔才是真正的杀招。
 
    这个时候,只有躲在战壕里挖掘出的单兵防炮洞里才是最靠谱的选择。
 
    可惜,的防炮洞,已经被中国士兵先用沙土先给填上了,他们只能趴在浅浅的战壕里期待自己的运气不是那么差。
 
    然并卵,炮弹这玩意儿掉在那里不光是有几率,博福斯山炮也足够精准,瞄准着己方战壕猛轰的结果是,每一轮都至少有一颗炮弹落进战壕。
 
    独立团炮兵营每个炮兵班每年几十发的实弹射击可不是白扯,炮击成绩绝对算得上优秀。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