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刻意调整组合以及现场的发挥或多或少都会让术式结构产生微妙的偏

时间:2019-01-01 20:15 文章来源:互联网

 受到重力束缚的双翼和诸多遥感措施运作正常。距离地面17000公尺,同流层大气中发生的异状被清楚的掌握到。
 
    以变化系水、风双属xing术式咒文制造出风眼,高空之中的猛烈西风气流渐渐加速旋转,悬浮对流层大气之中的水汽颗粒在风的推动下聚集于术式周遭。凝结成冰块。随着更多水汽颗粒不断卷入、附着外层之上。有若从山坡上滚落的雪球般一口气成长至惊人的直径150公尺之后,悬停高空的冰球失去术式依托坠落下来。
 
    不用问,目标只有一处。
 
    追加自律弹道修正的定义术式【魔弹】后充当质量炸弹的冰球正以博德村外一个土坑为落点不断加速中。
 
    加上末端接触目标时加码的50倍重力,怎样的防御也不可能挡得下等同大体积陨石坠落的恐怖冲击。
 
    【高度13000公尺,修正误差-3.0。】
 
    红眼之中不曾有感情、感触流出。说不清是余裕充足还是故作姿态的冷然迎着稍许时间流逝后便会给与将自己粉碎**和迄今为止一切努力和计划化作泡影迷梦的加速冰块。
 
    【距离9000公尺,误差修正完毕,命中几率99.99999%】
 
    攥紧剑柄,掌心不断渗出冷汗。紫sè眼睛里只有那个冷淡的黑sèyin影。缠绕住光束护盾,阻止光线魔法拦截冰球的白sè闪光火花中,yin影格外的显眼。
 
    他没有值得遗憾眷恋的事物吗?抑或预留下不为人知的招数,还是说――
 
    【距离3000公尺。目标视认无误。】
 
    这个少年压根就没有人类的心,不,压根就不是人吗?
 
    遥望即将被坠落冰晶所吞没的黑影,李拿度心底浮现出一个惊悚的假设。
 
    这不是譬喻,也不是外形带来的种族归属问题。
 
    抚上背脊的寒意遍及全身。爆发前的紧绷空气和凝固的唾沫随咽喉的滚动落入沉重的胃袋。
 
    欠缺紧张感的年轻面孔微动一下。说是有变化,也只限于细眯起眼睛的程度。总算是让人能理解到矗立的是有意识存在的生命,不是过分逼真的雕塑。
 
    产生【哦,这家伙是活的。】奇怪感触后过去零点几秒。距离命中只剩1200公尺间距的空中起了异变。
 
    彩sè的虹光之盾凭空出现,拦在坠落冰球的前方。以质量炸弹接触光盾的一点为中心。分散传导冲击力的层层发光圆环有若投下石子后,湖面泛起的圈圈涟漪。受挤压、撞击的大气爆发出凄厉愤怒的尖叫,无从拦阻的气浪从天顶倾斜而下,吹得人类们几无立足之地。
 
    “那……那是玛那?”
 
    抬头望向顶上阻绝质量炸弹攻击的神圣不可侵之涟漪,染开淡绿、深红、浅黄、幽蓝、白炽各sè交错的奇妙磷光撼动仰望者的心智,被毫不留意弱者的强大力量展现侵入意识内层,伊丽丝呻吟般的低喃倾吐出至深的不思议与无力感。
 
    凝聚高纯度的玛那呈一定规律排列移动,扭曲空间作为遏阻一切攻击之盾。
 
    从未想过,从未意识到过――存在这样连空间亦可随心所yucāo作的魔法。
 
    超越简单的理论积累和复杂的术式说明,貌似少年之龄对方远远甩下被誉为【天才】、【女杰】的自己,将其所及遥远境界的一角置于自己眼前时,伊丽丝以理xing和智慧认知了彼此存在的差距,失神的眼睛涌出不甘的热泪,流过脸颊顺着下巴在地面砸得粉碎。
 
    还未等女魔法师从感动和恍惚中抽身切换入应有的恐惧惊惶,接踵而至的第二和第三异变一起袭向磷光四溢的天空。
 
    毁灭xing十足的冰球朝着天空笔直地弹了上去――以远超过下坠的速度。
 
    两个异变相互jing密衔接,同步发动的结果就是无暇分辨其中差异的人类只能看见凝固冻结的水汽团块化作天空中闪亮的星星直至消失不见,对这近似童话般浪漫的奇景完全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何事。
 
    “地面对【陨落冰晶】的吸引力全部转化为零,同时将下坠的力量完全集中反shè……!!”
 
    专注于稍纵即逝的过程,对个中奥秘最为清楚的伊丽丝失去支撑身体的力气,软弱的膝盖无法继续保持站立姿势。
 
    最大、最不可能被避开的绝杀被破解不算什么,对方连轻蔑嘲笑都不屑于施舍。纹风不动的态势下以超乎想象之上的术式将自己常年累月所学习积累起来的知识、学问和与之所带的骄傲、荣耀、尊严、好胜心全部击碎,残留下来的只有深渊般的冰冷、绝望和畏惧。
 
    伊丽丝、李拿度和之前李林所使出的【障壁】都是简单凝聚玛那后依照术式秘文排列的能量结晶。拥有一定程度的抗打击力,但对高强度物理攻击和能量攻击无力形成有效防御,说得直白点,就是不堪一击。
 
    适才所见的磷光圆环之盾分明是高浓度玛那以极快速度运动、振动将承受【陨落冰晶】的下坠冲力均匀扩散才会产生的现象,那是一堵扭曲空间快速移动的高墙,不消说是区区大号冰球,就算是超大规模的落雷闪电直击也不能逾越一步。任怎样强大的攻击也只能在这道巍然不动的坚墙之下叹息。
 
    挡下【陨落冰晶】后,李林立即对墙另一侧的冰球施以类似【大地牢笼】那般定义物体所承载重力的术式,只不过,和对目标附着成倍重力的【大地牢笼】相反,李林施加的是减低重力效应的逆反术式。磷光摇曳的空间之壁将分散至全平面的冲力重新聚集,在巨冰所受重力完全归零之时不作任何保留的将冲击力反shè至处于失重状态下的结实冰块,受反作用力推动的冰球向上飞升,一直飞向苍穹星空的彼岸。
 
    ――赢不了的。
 
    电光火石间接连施展强力术式,还是在承受50倍重力为前提的状态下完成这种连环防御……这样的对手根本不是以人类之力所能与之对抗及战胜的。
 
    发自灵魂深处理解绝望现状的下一刻,定义术式遭到强制中断粉碎的独特清响从坑底传出,一直轰鸣不断的【噼啪】声和雷光消失不见。
 
    “【崩坏】……”
 
    虚脱的说明不像是出自永远自信活泼的自己之口,伊丽丝呆然跪坐于地面,绚丽的晶体正从坑底缓缓展开,流动着炫彩红光的翼宣告【大地牢笼】和雷击的束缚已被破除。
 
    这是……怎么样的理解能力以及运用才能啊。
 
    无法送出惊叹钦佩,伊丽丝的表情完全陷入无法表达的麻木。
 
    使用魔法时,必须以【咒文】控制约束玛那组成【术式】或【秘文】,继而显现出效果各不相同的现象。但庞杂浩繁的魔法术式当中存在一种干涉其他施术者魔法的独特技艺。
 
    分解对方构成术式的玛那,使魔法无效化之技――【崩坏】。
 
    其原理可谓简单易懂,通过掌握对方所施术式的结构,锁定关键部位入手搅乱玛那的构型,诱发魔法失去原有功效的连锁反应,导致整个架构崩溃。――听起来是非常简单、容易上手的技艺,事实却是不具实用价值,停留于纸上谈兵阶段的屠龙之技。
 
    存在于世间的魔法由简到繁,其总量难以计算,简单的术式通过几天的学习实践就可以上手,一些繁杂庞大的术式穷尽学习者毕生的时间、才智也未必能彻底钻研通透。想要掌握破解一种术式的手法至少要花去学习该术式相当乃至更长的时间。
------------
 
7.不会动摇的真实(六)
 
    每一种术式都有着不同的结构和编成方式。施术者的习惯、刻意调整组合以及现场的发挥或多或少都会让术式结构产生微妙的偏差变化,辛苦学会【崩坏】后很可能遇上难以识别或从未见过对方术式,或是遭遇密集攻击不及一一破解而陷入无法应对的窘境。故而大部分魔法师稍加接触后,便将【崩坏】排除出钻研的对象之中,专心研究与自己相xing的术式。
 
    李林不可能从其它地方接触或是听说过【大地牢笼】,此刻却成功运用【崩坏】将变化系的至高秘奥拆解破除,能符合常理逻辑的推导结论只有一个。
 
    在初次承受定义术式【大地牢笼】数分钟后,李林理解、掌握了这术式的结构细节与弱点,发动【崩坏】破除了加诸身上的50倍重力枷锁和包围他的雷击。
 
    最恶劣的玩笑如是;
 
    最荒诞的梦话如是;
 
    最滑稽的笑话如是;
 
    最真切的正确如是;
 
    这就是真真切切发生在眼前的事实――怎样努力的想予以否定,逃离噩梦般从中逃避亦不可得,唯有正面回应的事实。
 
    晶莹剔透如出自名工匠之手雕琢的艺术品般jing美的翼从坠坑中扬起,缓缓地升高。柔顺且富有弹xing的黑发浮上地面,漆黑少年悬停在略高于人类们的高度,空洞的眼眸自高处观察呆若木鸡的女魔法师。
 
   
    【特异点存在纳入计划的利用价值。】
 
    情报纳入意识回路内。各种不同的视点在一秒被错位延伸的时间内共享分析――眼前的【特异点】。
 
    一度被认为最有机会成为九环级大魔法师,甚至是魔法使的女xing伊丽丝,以【异端研究】的罪名被逐出查理曼的魔法奇才,在只有模仿自然现象、添加些许拟态想象的魔法术式之中,最早展开系统自然研究,做出超时代魔法术式的特异点。
 
    论个体战斗能力可能不及李拿度,可对持续干涉世界的【路标】来讲,这个女人的威胁是怎样也无法忽视的。
 
    对这个文明程度千年来裹足不前的世界而言。她是货真价实的异端剧毒。
 
    另一方面。
 
    【否定,伊丽丝.巴露恩.达尔克对计划存在威胁xing,应予以立即排除。】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