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搜索:

缺乏抑扬顿挫与之前讪笑着戏弄人的那个李林判若两人的黑发红眼少

时间:2019-01-01 20:17 文章来源:互联网

   一个欠缺抑扬顿挫的结论,其他的视点一起附和。
 
    【同意。】
 
    掌握、垄断进步的不能是一个人类。更不能是一个不可能纳入掌控的魔法师。
 
    无意去理解失魂落魄的女人在僵硬麻木的面孔下涌动着什么样的想法与感触,将充分获取数据,丧失继续缠斗下去的价值以及自身作战意识的人类女xing重新设定为即时消灭的对象,绿sè瞄准光圈环住微张嘴巴的女xing呆滞面孔不到一瞬,切换成红sè的【锁定】。
 
    “土龙荆刺!”
 
    怒吼出术式名的瞬间。塌陷的圆坑裂出无数的岩石尖刺,注入玛那的地面化身为吞噬目标的魔物之口,经魔法之力强化的利齿随大张的阔口逼向浮于空中的李林。
 
    垂下的视线略略偏移,追朔早已掌握到玛那流动及其源头。虚空的双瞳映出挡在女人身前的银sè铠甲。
 
    【转入e3阶段,排除全部目标。】
 
    经由各不同视角观察的结论审议。李林否定纠缠下去的必要xing,以尽可能小范围破坏自然环境为前提的歼灭战。转入残酷无情的扫荡阶段。
 
    鞋尖轻轻点上窜至脚下的岩抢顶端,压碎硬岩的巨力将展翼之躯送上更高之处,背后轻薄锋利的片刃之翼翻卷扭曲着缠上少年的右臂。
 
    亿计的纳米机械急速从【片刃之翼】的结合中分离,高速紧密结合在一起展开重组。包裹右臂手肘一路延伸成棒状的银sè类金属物质失去原有形态,肉眼不可见的微小机械设计描绘出全新致命凶器过程的外在表现令旁观者不寒而栗,沸腾水银般扭曲物质的分子级物质转化,在对此一无所知的的人类眼中只留下诡异与不祥的印象。
 
    但多不喜欢那种景象的人也不会对此掉以轻心,对死亡气味弥漫的【惊喜】感到麻木的人类十分清楚,异样的胎动即将孕育出更恐怖的凶器,而这――
 
    恐怕将是最后的【惊喜】。
 
    每个人都保定了有所觉悟的心态,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之际,狮子般威猛不屈的怒吼送到耳膜上,震撼着眩晕下不知所以、准备赴死的人们。
 
    “还没结束!还没结束啊,诸位!不要放弃!为了村子,为了孩子们!绝不能轻言放弃!!”
 
    李拿度踩着刺向空中的岩柱大步向上疾跑,蹬向硝烟弥漫的天空。对飘忽的魔影斩出圣剑。
 
    ――对不合理之事绝不屈服,绝不向悖逆骑士道的【恶】低头或是与之同流合污,清廉高洁又飘逸的身姿一次次冲击不断闪避的黑影。如旧ri战场上吸引众多同伴肩并肩、背靠背一路走过众多修罗地狱的背影唤起险些死去的【信念】和【意志】。
 
    “为下一个世代不被扭曲的观念和规则吞没,大家――!!”
 
    强忍住踢离障壁变换方向带给身体的重负,红sè的视野里明亮的光线在身后交错。眼下铁锈味的粘液,被耀眼光芒所眷顾,承受众多期盼之光而更显闪亮的李拿度迸发出灵魂的大喊。
 
    “拼尽全力活下来吧吧吧吧吧吧吧吧吧――!!”
 
    身体中通过麻痹的感觉,与敬仰之人的呐喊重叠共鸣的灵魂重新为身体燃起熊熊的热量,伊丽丝苦恼地叹了气,无奈的扬起嘴角,男人们露出欣慰又羞愧的苦笑,女弓手和剑士伤脑筋似的耸着肩。
 
    只要想着活下来就好么……还是老样子,笨蛋团长一个啊。
 
    强忍住从肋骨传出维持清醒的剧痛,坎贝尔满怀自豪的吐着槽。
 
    不是无意义的浪费生命,不是卑躬屈膝的苟且偷生。
 
    活下去――拼尽全力活下去,比任何人都jing彩正直的活着。
 
    即便被人嘲笑为【不聪明】,但失去属于自己的生活方式,抛弃自己的信念而生的那一刻起,比死亡更恐怖的地狱也降临了。
 
    “混球们!还有比跟这个傻瓜团长更值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拿好武器突击吧!!!”
 
    暴雷般的应和声中,战士们行动起来,纵然够不到纵横天空的那一簇快速舞动的红光,手中的武器追不到也伤不了李林分毫,所有人攥紧武器,昂扬的斗志与战意刺向天空中的黑发少年。
 
    不管那是有如以万、亿作单位也难以描述的庞大实力差距,取胜几率相对小的几乎可以忽略。但足够了,怎样困难也绝不退缩的想法已深植这些人的灵魂,战斗的答案与意义就在他们心中。
 
    朝过危险种、古代种的强敌。
 
    被绝望覆盖的未来。
 
    纵然如此,战士们战意昂扬的脸孔上,是微笑的表情。
 
    那是――
 
    “希望。”
 
    少年低喃:
 
    “――支撑他们战斗的要素。”
 
    确认对手的斗志,随即异音在体内响彻。
 
    【逻辑与(注)计算完成,再构筑启动。】
 
    不将聚焦身上的敌意、战意纳入意识范围之内,为杀戮积累下的智慧翻动逻辑和数学的线条,在公式末尾填上最后空白的一瞬。水银粘液般的团块再度变换形态,晶体矿物般的漆黑不断生长包裹整个银sè软柱,吞没李林右臂的黑晶散出噼噼啪啪的脆响,黑sè晶矿的甲壳自延长如异形肢体般的【柱】外层剥落,黑sè外衣包裹下的右手中多了一根乌黑的【棍子】。
 
    沉下身体,将正面迎上追来的李拿度与其身后的岩石抢林,李林以单手挥动了棍子。
 
    “那个是――!”
 
    感受到刺穿肌肤、搅动骨髓的尖锐威胁,李拿度朝双脚灌注全力踢开拼凑出来的障壁,黑sè光膜堪堪划过玛那碎片的星辉,骑士背后随风鼓荡的披风缓缓滑开切口,白sè战衣的一角和从平滑到让目睹者心悸的切面移开的岩柱一起,在发不出任何声音的死寂中坠向地面。
 
    棍术修炼到最极致之时,由膂力强劲者挥舞的无刃棍棒亦可造成利器劈砍般的杀伤效果。可李林所使出的并非挥舞棍棒痛殴对手的武技,手上所持的亦非棍棒。
 
    侧转过来的薄形侧面与棱角分明的线条分明是唐刀的特征,由于过于笔直的刀身,加上那层连光线也难以反shè的深沉漆黑,再有远远超出【刀】这种武器正常长度,甚至超出人体身高的268公分的单手武器难免容易让人错认成一根黑sè棍棒。
 
    轻轻发出撕咬空气的沉吟,浸透连星光也会迷失其中的永夜之sè,不明黑sè金属的刀身上闪过纹路般繁复诡谲的嗜血红光。
 
    侧转长刀,折起背后晶翼的少年踏上地面,冷冷看着对手们。
 
    史上至凶至恶之刃【神意(providence)】咧出凶恶闪亮的獠牙,冠以绝对意志之名的黑刃与其主一道宣告,绝不会因为jing神、意志之类无形之物和人类的渺小力量动摇分毫的残酷真实。
------------
 
8.世界的碎片(一)
 
    漫天奇光异彩,犹如圣灵逞威。
 
    验证否定中年骑士的希望与作风的无情论断一般,承受了一次劈砍后再无动静的岩柱发出沙沙声响。不断有细沙尘埃自岩柱表面剥离,规模不断加大,最后整个形体崩溃,成为一滩随风飘走的细小沙尘。
 
    “是附带加持魔法的刀吗?”
 
    瞥见黑刃制造出的异变,李拿度亦不禁咋舌。加持魔法增强毁伤效果的魔法剑,简直就像迪兰达尔一样。和逆向运用大地牢笼一样,只是初次见过迪兰达尔使用,现在就能立即做出带有个人风格的相近作品。这种了不得的才能也实在太折磨人了。
 
    “不对!那把刀上感觉不到任何的玛那反应。那是刀本身所持有的特殊能力!!”
 
    伊丽丝笃定的喊叫让李拿度感到心在往下沉,又是不使用玛那却能制造出异象的武器。这少年藐视世界和人类兽人体制所倚仗的就是这股与这个世界毫无关联般的奇妙力量吗?
 
    “正是如此。”
 
    持黑色长刀的少年送出肯定的话音,缺乏抑扬顿挫,与之前讪笑着戏弄人的那个李林判若两人的黑发红眼少年冷冷看过来。空虚的音调近似于捧着剧本朗读台词般干涩且毫无生气。表情不曾发生任何变化,只是口型随着发声变换,在旁观者眼中那也不过是各种曲折拉伸的一字型唇线。
 
    “嚯——,差点忘了你还是会说话的。”
 
    骑士团团长脸上挤出戏谑的摸样,不知为何。不再做出惹人不快的表情和言论,徒留精致人偶般端正脸孔的李林更令李拿度感受到不明的寒意。眼前这个失去生气,以沉默面对生死交战对手的李林会以怎样暴虐的手段展开下一步行动,尚属不明朗的未知。
 
    “发生了预期之外的状况。以双手与人类个体目标交战不在假想状况以内,亦无过往案例可循。{手}{打}{}”
 
    说出预期之外的实情。没有一丝讶异和感叹注入其中,单调的事务性语言太过直白。初次听到此种奇特说话方式的人类们想到这是资敌的情报泄露感到喜悦之前,感受到的只有烦躁与违和。
 
    “简直跟个腹语师手里的娃娃没两样嘛!”
 
    忿忿地对李林的侧脸吐槽,胸部骨裂处一阵阵的灼痛让坎贝尔歪了嘴。
 
    “双手啊……真有够讽刺的,该说自己老了还是败给你了?居然被一个迄今不用双手作战的毛孩子给逼到了墙角。”
 
    “年龄、资历只是参照数值,过分重视毫无道理。迄今为止,活了许多年却只是白白累积人生的废柴大人比比皆是。”
 
    不带表情面具的脸孔口吐过分正确,非大人们可以承受的抢白。总是爱吐槽的坎贝尔给噎得直翻白眼,李拿度的叹气刚出来一半,戛然而止让口水窜进气管剧烈咳嗽起来。
 
    “你小子的口德……都跟谁学的?”
 
    喘过气来的李拿度微微侧转脑袋发出抱怨的吐槽,这位达观的骑士团团长平日里可是不常见到这种举动的。
 
    在生死于一瞬间就会被决定下来的战场上,这种轻率的举动极有可能招引来致命的攻击。但眼下李林暂停了攻势,似乎有什么话想说的样子,李拿度也顺势产生一丝不管不顾的心态。
 
    “战躯来对抗最高技术力量打造,以缩退炉为动力的军用人工生命体?
 
    不过是个缺乏悬念的伪命题。就算确实存在特殊效果的手段,剧烈的副作用也应该将这男人的身体侵蚀至一塌糊涂才对。
 
    李拿度.达尔克,外表看起来有点邋遢的中年男人神智相当清醒,对答的条理、逻辑都十分清晰明确。显然没有使用药物刺激神经亢奋之举,接触这个世界的医学知识至今也未曾发现类似中医的理论体系存在,针灸刺激的可能性也排除。剩下的可能性只有……
 
    “强化系术式对身体的侵蚀程度应该相当高,继续消耗治愈术式无法跟上消耗的速度,制胜王牌的定义术式和大质量物理冲击魔法被证明无效,结论——抵抗毫无意义。偏差——此种情况必须使用神意。”
 
    与李拿度他们反感李林原先带有暗讽嘲弄的说话方式类似,李林无法理解眼前不合逻辑、理论、公式、定理的异常偏差,对行动欠缺意义和理性思考的无谓纠缠者提出了质疑。
 
    “这种情况下有何理由坚持?人类这种生物为何如此执着于反抗正确?”
 
    “正确……是啊,是很正确的想法啊。”
 
    苦涩又无奈的微笑了下,眼前掠过众多埋骨战场的容貌,一次次的修罗血战。立足侧外观察后提出的疑问在李拿度异常平静的心境之中翻腾。
 
    沉默了数秒,豁达正直的面孔露出了宽厚的笑颜。
 
    “总裁先生,你又为何执着于改变世界呢?”
 
    “……原来如此,你我之间果然无法相容。”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